落汤猫·受难记
★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→ 南水无鱼?无山无石? 阿人无父?弥女无夫?陀树无枝? 佛城无市?

人品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我说郭跃咋不见了呢?看到一自称十多年采写乒乓球新闻的某刊记者写的报道,谈恋爱=人品差?
  哑然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10-06 23:52:08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半月谈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写博越来越没劲,从日志写到周记,从周记写成半月谈。
  最近跑了两趟天津。某国企办公室主任对我说:“上面都已经有定论了,你们还来调查,要承担法律责任!”我弱弱地问,啥责任?丫无言。
  去某局。某处长对我说:“为何你要来调查,你怎么不相信政府?北京说什么就是什么有啥可怀疑的?你们还有啥可调查的?难道作为政府监督部门,你能不相信我们吗?”我说采访你们是我的工作。丫又说:“我觉得你们在这里大做文章,是对政府的不信任。”我说,我不做大文章,只做小文章。丫说,我看你就是带着官僚作风来采访的。我问,咋扯到官僚作风了。再说,是谁官僚作风啊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8-23 03:26:12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3) | Trackback(0)


公寓赶人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我和肖妈也得滚蛋了。有两位同事要过来驻站,还以为我们为啥搬得这么慢……我们早闻他们要过来,但谁知道他们啥时候过来啊,领导也不吱声……
  最近还有新规,若是逾期不搬的话,就要承担多少房租(很高),云云……
  曹小虫要来北京站,木耳妹泪眼汪汪,她请求我最好别搬出去,这样小虫就来不了了……这怎么可能呢?万一像沈妈那样,被总部下圣旨赶人就没尊严了。所以我建议木耳妹把他打残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6-21 00:27:35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2) | Trackback(0)


中部塌陷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终于还是返回北京——明明早归晚归都一样——仍然做了最后的努力——磨破嘴皮费尽心机——天天闯衙门,处处碰钉子——虽然极不情愿——但终于还是悻悻而还——两个报道都没做成——开销还超支200元——白忙倒贴钱。nnd,mmd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4-30 00:57:22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殡葬稿的几个缺憾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1、没有超越
  停留在"价格"这个层面上,对于这个行业的体制分析显然不够,难怪读者都发短信骂张,因为两篇文章对比太强烈。这样的话,感觉我们还是做了表层的东西,没有超越以前其他媒体做的报道,而且显得深度不够。
  呈现的效果不是很客观。暴力的原因究竟是什么,它的垄断是有历史原因的,没有完全解释清楚。尤其应该有对殡葬事业的一个纵深认识——这个行业是怎么一步一步改过来的,为啥改来改去,还是垄断还是暴利,是不是跟其他事业单位转型有相似之处。可惜我们在分工上,把改革与行业情况分开,于是这方面做得不足。
  报道过程中多次换角度。我的思路是把这里面的因素搞清楚—我已经有了多个样本的分析,证明确有垄断和暴利,直到今天。这已经不是新话题了。我们应该关注的是为什么,而不是着浓墨于有多黑。
  应考虑多给官方说话的机会。事实上他们的话语不一致甚至相反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了。

  2、新闻性不够
  主稿本来是用作纵深稿、配稿,后来变成了主稿,感觉新闻性是不够的。主要还是一个比较宏观的稿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4-02 19:22:17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2) | Trackback(0)


冥界13天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为了做这个死人题,该打听的都打听,该出卖的全出卖了。此时此刻,肯定有人在恨我,骂我,诅咒我……
  在冥界爬行了折腾了13天,它终于出炉了。专题三篇:

 

 

中国人丧葬成本调查

  编者按:清明将至,本报特派记者调查走访中国若干地区的殡葬业,试图揭示久已为人诟病的“暴利”缘由,并展示深圳“殡葬超市”于此方面的新试验。

 


  13天中有10天用于采访,1天写稿,2天修改和补充。
  题目很大,涉及整个殡葬行业和死亡成本问题。调查手段,主要还是取样——西部选了四川,北方选择了北京,华东选择上海和福建泉州,中部的湖南,华南的深圳,北海。严格意义上,这些样本还是不够的。不过,按照编辑的安排,我只是为深圳稿做一个纵深报道,谁知道搞上了头版。
  关于成本,有些媒体惊呼死不起人,的确有个案,是否是一种现象,我很谨慎。从样本调查来看,主要还是成本过高问题。事实上,一般比较体面的殡葬都得在两万元以上。在很多地方,殡葬消费几乎会占去当年家庭收入的一半。
  殡仪馆乱收费问题这两年似乎规范了一些,都纷纷推出“一条龙服务”。很有意思,等于是一下子揽下全部生意,再以不规范的名义打击民营企业。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,殡葬管理机构称,外面卖的骨灰盒很多是假的。不过我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附近的小店走访时,老板告诉我是殡仪馆污蔑他们。假货的确存在,不过殡仪馆里也不能排除。他拿了一个打火机,把一个汉白玉骨灰盒熏黑,用手一抹,黑色痕迹没了。这才是真货。
  对于殡葬行业是否存在暴利,我和成功以及小红老师也是讨论了多次。很显然,要解决的问题有:利润率多高?是否正常的市场竞争条件?前一个问题,在我接触了一些业内人士后,得到了答案,与媒体报道是一致的。后一个问题,则涉及行业管理体制问题。
  殡葬行业是否还被垄断?对此我也很谨慎。我不希望自己的主观和武断打倒整个行业。很多地方宣称已经破冰,而且是在2004年之前就有。实际上,在我的调查中,不但民营企业受到不公正待遇——公营事业单位利用对整个行业链条的控制,仍然主导着整个行业;一些民营企业不得不依附于公营单位,形成利益联盟,分享暴利,形成另一种垄断。难怪张明亮觉得疑惑:为啥市场放开之后,死亡成本降不下来呢?
  一个完整的逻辑是:由于行政垄断,以及其他因素,造成国人死亡成本过高和行业暴利。利益驱使政府不愿意放弃这块肥肉,不用投入还上贡的事业单位并不多。有官员声称,殡葬行业腐败现象只是极个别,但我发现很多很多……而政府一方面是职能错位——比如垄断,和非法执法(殡葬管理部门可是有执法队伍的);另一方面又职能缺位——该管的怎么管不了呢?比如,黑殡葬到处横行。然而,这仍然得回到垄断的话题上,如果这是一个开放的市场,显然,多数黑殡葬应该被市场自然淘汰才是,政府不是也省心省力了吗?
  由于分工出现问题,对于殡葬行业如何改革并没有一个很完整的探讨。我个人的看法是这个行业要放开,但需要具备一些条件。简列如下:
  1、殡葬市场放开的条件——必须有法可依。目前的殡葬管理条例只是部门行政法规,难以打破部门利益;如果全面放开殡葬市场,我觉得法律非常重要。
  2、解决管理部门的执法权问题,还有经费来源问题。殡葬管理部门名义上属于民政局,但实际上被公营殡葬单位养着,这显然不利于这个裁判员的公正立场。这个问题在深圳模式中有探讨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3-31 11:45:46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3) | Trackback(0)


家猫遇害!!!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没想到我给家里小猫拍的照片会成为它的遗照。
  上次小猫丢掉又回来了,而这一次它已经走了足足有5天了。妈妈担心,它已经遭遇毒手。
  有人证实,我家后面的邻居经常偷人家的猫和狗宰杀,这个知情者的儿子曾经被请去品尝。妈妈怀疑,上一次小猫也是被他们抓去。因为这家人还经常偷别人的鱼,然后又以鱼为诱饵,诱骗邻居的猫进笼子,准是在准备宰杀的时候,我家的小猫力气大,挣脱了!
  它是一只很勇敢的猫,动作敏捷,善于抓老鼠,也抓蛇。而这次,怕是它终于没有逃脱恶人的毒爪,死于屠刀下了!
  可怜的两岁的小猫,它还没有名字!以后可能再也听不到它撒娇的声音,再也触摸不到它了……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3-08 23:41:46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2) | Trackback(0)


通缉杀猫女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网友制作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3-01 19:14:06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喀嚓喀嚓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喀嚓喀嚓。某同事说,多年来他的耳边一直回响着这种声音。
  做电视滴同行原来日子也不好过。那期节目果然被喀嚓喀嚓了不少。真是可怜。可怜。
  主编郁闷滴说,怪我太贪心了,不该要那么多。
  还有一句烂话我们都很认同应该是真理:理想与现实滴距离总是那么遥远。
  事情的原因是一位特殊敏感嘉宾。本来那位官员不同意他上,有他就没他。最后这位女主编还是以自己的三尺不烂滴舌头说服了他。没想到还是被喀嚓喀嚓。那位官员说,更大的领导说啦,上了不好,你们看着办。就这个意思。
  石扉客也记录了同样一件事情,关于录节目滴故事——近日杂记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1-15 21:36:17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《NFZM》怎么会在现场?!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昨天去看CCTV录节目。小白上前挑选提问观众。他问我:“你最想问滴问题是啥?”我以“没准备好”回拒了。我只是当观众滴啦。
  “1234,观众朋友……”小白开场白后,掌声起,最大滴领导出来啦。领导不愧是领导,往椅子里一填,双手一别,三个表戴出来啦,右手一挥,邓小平伟大气质举起来啦。不过他对小胡似乎还不放心哦,17大都快开了,还在提新一届党中央,连以小胡为总书记滴党中央都说得磕磕巴巴。
  两个多小时真是漫长啊。小白也真是滴,连问了好几次“最后一个问题”。录影终于要结束了,落汤猫的腰都受不鸟了。
  摄像在后面轻声狂呼:“鼓-掌……,鼓-掌……”众人几度无动于衷,再累也不能这么不配合呀。中间的一个哥们竟然耷拉着脑袋,睡着鸟。
  录完后,小白提议,和嘉宾合个影吧。大家起身上台,但领导拒绝了:“不要了不要了!”。领导匆匆离开现场。我狂追,在他钻出世纪坛子滴洞口前,我抓住他,握手后,问了个简单问题。节目主编跟他们介绍了我滴身份。边上忙支开,说领导忙。一行人迅速溜去。
  事情没完。我们吃饭时,主编连接两个电话。后来她说,是那边来电,询问为何《NFZM》记者会在现场呢?她疑惑滴问道:你们跟他们是不是有啥过节呢?
  幸亏我没有现场提问,否则审片可能有麻烦哦。
  PS:后来据说审了3个多小时,喀嚓喀嚓了很多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1-12 19:13:51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5) | Trackback(0)



Page共5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最后一页
落汤猫·受难记
Tags



the xml
Updated


Comments


Archives


Lin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