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汤猫·受难记
★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→ 南水无鱼?无山无石? 阿人无父?弥女无夫?陀树无枝? 佛城无市?

豆子爱洗碗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]

  豆子还没来公寓的时候,就下决心要洗碗,擦地。
  现在她来了,她把厨房上上下下清洗了一遍;不仅如此,电视架下整理了,冰箱擦了,大沙发也拆洗了;连马桶也刷了……
  她说她干活的时候特别快乐。所以我们得赶快帮她找找,还有哪个卫生死角。她瞄了瞄,到处都是……
  她说干脆不干记者了,给我们打工。娃哈哈哈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5-31 00:35:55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新生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今天记者公寓进行了一年来罕见的清洗,角落旮旯都抹了一遍。辛勤的肖妈为此做出了突出的贡献。我把自己的猪窝也清理了一下。情绪真好了不少。
  就在昨晚,我仍不睡得不安稳,禁不住要捶打几下床板。这半年,这种抑郁的情绪始终缠绕着我,屡遭遇失败就愈痛苦,我甚至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。
  责怪自己,责怪别人,再责怪该死的本命年。三个月前,我还暗暗发誓要过新生活——我记得当时是怎样下定决心的——如今都成了泡影。我向来只能被动地接受改造——再加上一点鼓励就好了——但这种性格似乎太难改变——我不是经不起失败的考验,只是亟需一场成功的喜悦。
  一个玄题约上了,希望有一个好的开头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5-22 00:58:09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3) | Trackback(0)


中部塌陷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终于还是返回北京——明明早归晚归都一样——仍然做了最后的努力——磨破嘴皮费尽心机——天天闯衙门,处处碰钉子——虽然极不情愿——但终于还是悻悻而还——两个报道都没做成——开销还超支200元——白忙倒贴钱。nnd,mmd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4-30 00:57:22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又熬夜,天亮了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春天从msn冒出来,喊道:“天亮了!”又一个通宵。
  她的稿子完成了。我和小博的那篇烂稿还没写完,为了这么一个3000字的稿子,两人熬通宵还没搞完。他出的馊主意,两个人各写一部分,结果拼接时发现很怪异。反正我写的那部分是惨不忍睹,基本是堆砌。
  小博说,稿子很枯燥难看,能通过就不错了。
  我说,是啊。你想要的C+是拿不到了。
  他又跳出来说,万一通过不了,咋办?
  我说,当未发稿处理吧。
  他又说,D-吧。一人分100元。
  我说,够吃顿水煮鱼。
  我先睡觉去,呼呼。。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4-19 08:01:06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奇葩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]

杨非非录自《南方报人》:
  本刊讯 ZXB《新闻阅评》2月7日第59期刊文称赞南方周末春节报道是春节报道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。
  文章说,纵览首都和各地报坛百花园中,有关春节的宣传报道,有设专刊的,有设特刊的,无论在版面构思、内容设计、文字调遣等诸多方面争奇斗艳、芬芳氤氲,大有“满园春色关不住,一股清风袭人来”,美不胜收之感。
  如2月2日的南方周末,16个版,总题是《过大年,算算账》,分别分为……每一个版又分设总帐、旧账、明细账、糊涂账四类账目。其中有旧社会的辛酸无助,新社会的兴旺愉悦,有因法规不完备,体制不健全,市场经济带来的新情况,新问题,……忆旧思新,使人感到世道沧桑,世事巨变,世代更替,带来感慨万千,更加增加了对旧社会就制度的憎恨,对新社会新制度以及改革开放的热爱和信心。细读各版,新旧对比两重天地,是一堂使人品味无穷、获益殊深的生动一课……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4-04 21:55:54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2) | Trackback(1)


殡葬稿的几个缺憾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1、没有超越
  停留在"价格"这个层面上,对于这个行业的体制分析显然不够,难怪读者都发短信骂张,因为两篇文章对比太强烈。这样的话,感觉我们还是做了表层的东西,没有超越以前其他媒体做的报道,而且显得深度不够。
  呈现的效果不是很客观。暴力的原因究竟是什么,它的垄断是有历史原因的,没有完全解释清楚。尤其应该有对殡葬事业的一个纵深认识——这个行业是怎么一步一步改过来的,为啥改来改去,还是垄断还是暴利,是不是跟其他事业单位转型有相似之处。可惜我们在分工上,把改革与行业情况分开,于是这方面做得不足。
  报道过程中多次换角度。我的思路是把这里面的因素搞清楚—我已经有了多个样本的分析,证明确有垄断和暴利,直到今天。这已经不是新话题了。我们应该关注的是为什么,而不是着浓墨于有多黑。
  应考虑多给官方说话的机会。事实上他们的话语不一致甚至相反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了。

  2、新闻性不够
  主稿本来是用作纵深稿、配稿,后来变成了主稿,感觉新闻性是不够的。主要还是一个比较宏观的稿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4-02 19:22:17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2) | Trackback(0)


精英症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中午聚餐的时候,资深的邓老师说,她最近睡觉时常感觉心砰砰地跳。我们说,你得了精英症了。
  肖妈也说,她觉得心扑通扑通地跳。我们说,恭喜你,跨入精英基层了。
  然后聊到上次南香红做的《精英症》,想起里面那个因工作压力大而抓狂砸鱼缸的吴先生……据说后来电视台纷纷找报社,要采访这位吴先生。哈哈,其实这位吴先生正是本报某编辑老人家。咔咔......
  无数的事实证明:记者真苦,记者真累,记者真危险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4-01 01:34:51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3) | Trackback(0)


冥界13天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为了做这个死人题,该打听的都打听,该出卖的全出卖了。此时此刻,肯定有人在恨我,骂我,诅咒我……
  在冥界爬行了折腾了13天,它终于出炉了。专题三篇:

 

 

中国人丧葬成本调查

  编者按:清明将至,本报特派记者调查走访中国若干地区的殡葬业,试图揭示久已为人诟病的“暴利”缘由,并展示深圳“殡葬超市”于此方面的新试验。

 


  13天中有10天用于采访,1天写稿,2天修改和补充。
  题目很大,涉及整个殡葬行业和死亡成本问题。调查手段,主要还是取样——西部选了四川,北方选择了北京,华东选择上海和福建泉州,中部的湖南,华南的深圳,北海。严格意义上,这些样本还是不够的。不过,按照编辑的安排,我只是为深圳稿做一个纵深报道,谁知道搞上了头版。
  关于成本,有些媒体惊呼死不起人,的确有个案,是否是一种现象,我很谨慎。从样本调查来看,主要还是成本过高问题。事实上,一般比较体面的殡葬都得在两万元以上。在很多地方,殡葬消费几乎会占去当年家庭收入的一半。
  殡仪馆乱收费问题这两年似乎规范了一些,都纷纷推出“一条龙服务”。很有意思,等于是一下子揽下全部生意,再以不规范的名义打击民营企业。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,殡葬管理机构称,外面卖的骨灰盒很多是假的。不过我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附近的小店走访时,老板告诉我是殡仪馆污蔑他们。假货的确存在,不过殡仪馆里也不能排除。他拿了一个打火机,把一个汉白玉骨灰盒熏黑,用手一抹,黑色痕迹没了。这才是真货。
  对于殡葬行业是否存在暴利,我和成功以及小红老师也是讨论了多次。很显然,要解决的问题有:利润率多高?是否正常的市场竞争条件?前一个问题,在我接触了一些业内人士后,得到了答案,与媒体报道是一致的。后一个问题,则涉及行业管理体制问题。
  殡葬行业是否还被垄断?对此我也很谨慎。我不希望自己的主观和武断打倒整个行业。很多地方宣称已经破冰,而且是在2004年之前就有。实际上,在我的调查中,不但民营企业受到不公正待遇——公营事业单位利用对整个行业链条的控制,仍然主导着整个行业;一些民营企业不得不依附于公营单位,形成利益联盟,分享暴利,形成另一种垄断。难怪张明亮觉得疑惑:为啥市场放开之后,死亡成本降不下来呢?
  一个完整的逻辑是:由于行政垄断,以及其他因素,造成国人死亡成本过高和行业暴利。利益驱使政府不愿意放弃这块肥肉,不用投入还上贡的事业单位并不多。有官员声称,殡葬行业腐败现象只是极个别,但我发现很多很多……而政府一方面是职能错位——比如垄断,和非法执法(殡葬管理部门可是有执法队伍的);另一方面又职能缺位——该管的怎么管不了呢?比如,黑殡葬到处横行。然而,这仍然得回到垄断的话题上,如果这是一个开放的市场,显然,多数黑殡葬应该被市场自然淘汰才是,政府不是也省心省力了吗?
  由于分工出现问题,对于殡葬行业如何改革并没有一个很完整的探讨。我个人的看法是这个行业要放开,但需要具备一些条件。简列如下:
  1、殡葬市场放开的条件——必须有法可依。目前的殡葬管理条例只是部门行政法规,难以打破部门利益;如果全面放开殡葬市场,我觉得法律非常重要。
  2、解决管理部门的执法权问题,还有经费来源问题。殡葬管理部门名义上属于民政局,但实际上被公营殡葬单位养着,这显然不利于这个裁判员的公正立场。这个问题在深圳模式中有探讨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3-31 11:45:46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3) | Trackback(0)


豆子作客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]

  豆子到北京站,第一次进中粮广场竟没有迷路。我问她诀窍,她说,就顺着头上的指示牌走呗。
  嘿嘿。指示牌高高挂,可惜常人都不看它。

  豆子到我家参观。她承诺住进公寓之后,会把公寓打扫得干干净净。更重要的是,她承诺要洗碗。更更重要的是,……(被勒令删除,看过的请互相传播)

  做饭请豆子吃。两道炒菜:西兰花和油麦菜。一道汤:鲫鱼汤。这条鲫鱼其实很小,一斤5块钱,总共才2.7元。卖菜的女人使诈,被我发现——电子秤的单价弄错(按公斤价格算的,一般人都不会注意,但我对此很有经验了,因为上次她也妄图骗我,没得逞~~~~~~)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3-22 13:40:53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2) | Trackback(0)


新闻二则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]

  1、旺才的博客重新开张了,无数旺迷期盼了一个多月~~~~~
  2、杨非非请落汤猫吃饭,落汤猫想请她吃冰淇淋,但她肚子太撑,吃不下了~~~~~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3-21 10:41:59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
Page共1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最后一页
落汤猫·受难记
Tags



the xml
Updated


Comments


Archives


Lin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