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汤猫·受难记
★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→ 南水无鱼?无山无石? 阿人无父?弥女无夫?陀树无枝? 佛城无市?

化蝶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我要化蝶了!退化成蝴蝶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10-11 00:28:49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人品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我说郭跃咋不见了呢?看到一自称十多年采写乒乓球新闻的某刊记者写的报道,谈恋爱=人品差?
  哑然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10-06 23:52:08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中秋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我要出差。呜呜呜……
  有猪头安慰我说:“反正都不是在家。”
  真想回家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10-05 22:49:55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工伤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前晚和99级一师兄MSN聊。
  我:你现在住哪?
  他:租来的房子呀。
  我:还没想买房?
  他:买了啊。二手房。
  我:为啥不住呢?
  他:租出去了啊。
  然后他说:这些你都问过了啊。
  我恍然……
  他安慰说,没事,人总是选择性记忆的。
  但我却怀疑自己脑袋坏掉了。这能算是“工伤”吗?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10-05 00:34:31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我错了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清蒸武昌鱼,烧坏蒸笼一个;
  洗碗,摔坏陶锅的——盖子;
  猪肝买多了,不好吃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10-04 18:06:57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忧郁症·肥胖症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喀嚓一声 ]

 

P/两周前忧郁的DOLLAR,哀怨的叫声,绝望的眼神

  DOLLAR竟然又……胖了。
  据说猫转手会得忧郁症,何况被我扔进水里,夹到脑袋呢?前段时间它的确忧郁得不行,老是发出游丝般的叫声。
  但是它却胖了。
  春蔚解释说,得忧郁症也是会胖的。
  表面上,它像是得了忧郁症,但实际上,它一天吃掉两大碗猫粮,1斤6块钱,比泰国米还贵,快把我吃穷了。
  它又四脚朝天睡大觉了。刘宇翔看到下面那照片,还以为它可怜呢,靠!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9-25 22:52:59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5) | Trackback(0)


洗猫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喀嚓一声 ]

P/DOLLAR的睡姿


  猫实在太脏了。
  我把它拖到浴室里,扔在湿漉漉的地上,它逃了;
  我又把它拎回来(真重!),按在盛满水的脸盆里,可惜,脸盆太小,它蹦了出来,又逃了。
  下次我要买一个大桶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9-21 01:26:43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4) | Trackback(0)


折腾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我那个拖了几个月的稿子终于经不起折腾写不下去。原因——
  1、时间久了没兴趣;
  2、在家写没状态;
  3、笔记本老罢工,一小时罢工一次;
  4、单位的几台破电脑,一台坏了,一台中毒;
  5、个人问题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9-15 01:01:37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5) | Trackback(0)


美丑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]

  以前父亲经常挖苦老妈:“看看你妈长得多丑,塌鼻子小眼睛,长得像我就好了。”
  老妈立即还以颜色:“你爸长得最像你奶奶了,高颧骨凸眉大脸络腮胡子……唉,瞧瞧你爷爷年轻时多英俊!”
  落汤猫突然有感而发:
  人长得美都是天生的,长得丑都是妈生的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9-11 18:02:22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距离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]

  中午,顶着炎炎秋日,费时20多分钟,我从双井走到单位新址——国贸对面的中环世贸中心。在它边上的北京第一高楼——银泰中心竣工之前,它被认为是京城最高档的写字楼之一——号称AAAAA级。
  我远远地望着它,高耸入云的塔楼,就在我的面前,它脚下的居民楼,包括那堆著名的“建外SOHO”,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。以至于我认为,它就在不远的地方,于是不断往前走,抬头看,还得往前走啊,再抬头看,它还一直在我的面前。
  到办公室后马上拆开包裹袋,刚双井邮局取来的,里面是朋友美艳亲笔绘制的油画《两只喵》,已经装裱好。感谢我这位远在广州素未谋面的朋友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6-09-11 16:31:38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5) | Trackback(0)



Page共1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
落汤猫·受难记
Tags



the xml
Updated


Comments


Archives


Lin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