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汤猫·受难记
★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→ 南水无鱼?无山无石? 阿人无父?弥女无夫?陀树无枝? 佛城无市?

[转]anti——号外:新京报今日沦陷,被光明日报全面接管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冬天刚刚来临。这不是一个结束,而是一个开始。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12-28 17:29:58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3) | Trackback(0)


岁末多事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这种日子出去玩真是失策。打车到双榆树花了40分钟,40元。男人们陪着小猫的老婆逛华宇,人山人海,在里面闷得不行。王高尔夫的女人提议去唱歌,徒步到麦乐迪,长队排到门外,价格猛跳,两百多一个小时,还不知道轮到啥时候……到避风塘落脚,也是爆满,刚好有一桌人离开……喝水打牌聊天。三点多,到钱柜K歌,190元/小时,6点多,离开。
  但总算是休息了,恢复了些元气。
  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半,起床刷牙洗脸,煮了锅笋丝汤面,看电视,玩弄手机,正把某编辑号码输入,他来电了……到记者站,发现只有沈妈、肖二人……我们总是下班最晚,最经常加班的三个……连一起做饭的时间都没有。
  圣诞多事。90岁的汪先生见马克思和天上的辜先生去了;多位省部级官员调整。去年的这个时候,印度洋海啸……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12-25 23:48:49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沈妈下厨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]

  排骨,木须肉,香菇汤,这是第一次吃的沈妈做的菜。据说她菜都是照着菜谱做的,材料用多少,火候怎么控制都拿捏得相当精细呢。
  没想到她会做饭。不做饭,怎么嫁得出去呢?这话竟从她口中说出来……
  中午,我们订了丽华,难吃得不行。门打开,狂风呼呼,据说比夜里还冷。送饭的真辛苦!
  晚上,美编的电话找上门来了,塞了一个正部级老头……两周来,第一次白天呆在家里,正准备歇息呢,然后把那个缠了我一个多月的题了段……怎奈是美编……半推半就就应了。有什么办法轻松些些呢?
  这个时候想起了沈妈。哈。
  瓜瓜说想来我们家蹭美餐美色,我说款爷们最好提点海鲜来贿赂本猫,嘿嘿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12-22 00:18:48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会见月球大使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]

  昨晚,我去会见了以前出过名,最近很出名的“月球大使馆”大中华区CEO李捷。
  一起会见的还有三个师妹。其实是他们与大使会面,短信我,好奇的我就去了。果然,好玩极了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12-15 23:26:05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没病不乱呻吟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真的病了。
  前天开始流鼻涕,今天头发晕脑发热。
  吃了几片白+黑,我向来以为最有效的药,不见好转。可能是缺少休息的缘故吧?到北京后还没好好休息过。当然,不是所有时间都在工作,王府井就逛了两趟。昨天吐血从佐丹奴拉回一件毛衣和一件外套,终于有了挡风御寒之物,hoho……
  某部委还不接受采访。已经联系了三个多星期了……拖死我。没办法,明日石家庄还是得走一趟了,他们该不会这个时候要接受采访吧?我猜不会。
  晚上肖做的红烧肉,味道很不错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12-08 19:58:44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2) | Trackback(0)


时代人物死了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2004年8月16日,距现在一年多。夭折了。据熊说,是经济+政治的结果。
  几乎同时创刊的南方人物周刊虽然被点过几次名,好歹小命尚存。
  刘丰又失业了。熊哭着说,别死,还我稿费先!

《时代人物》第一期封面及目录

出生时(04.8.16)

时代人物周报11月28日封面目录

最后一面(05.11.28)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12-06 19:52:27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5) | Trackback(0)


寒号鸟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]

  寒风冻死我,明天就垒窝……小时候学《寒号鸟》,它的这句话记忆深刻。不知道寒号鸟是怎样的一头鸟呢?……好傻,这鸟只是传说中才有地。
  我到北京四年。未曾有一条毛裤。未曾穿过四件以上衣服。因为没买,冷也得忍着。就是懒得去。
  这两天早上,我都是被冻醒的。单位的被子太薄了,暖气到早晨开始降温。不过这也好,保证每年按时起床不睡懒觉。
  昨天冒着严寒和刘去逛王府井。我走到金街的天桥上,接到他电话,我掏出两只手,顿时变成两根冰棍。今天才知道,最低温度才零下九度。
  温暖的广州,也受寒流侵袭,小饶说才8度。哈哈,哈哈,哈哈哈哈,这下他们也得受冻啦!南方十度以下是很冷的。hiahia~~~~心里稍稍平衡了些。 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12-05 18:08:08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4) | Trackback(0)



Page共1页 1
落汤猫·受难记
Tags



the xml
Updated


Comments


Archives


Lin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