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汤猫·受难记
★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→ 南水无鱼?无山无石? 阿人无父?弥女无夫?陀树无枝? 佛城无市?

捆在一起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]

  今天在办公室,美丽的编辑老人家问我:为何福州题做完,还和V同志捆在一起?
  我说因为刚好顺路,于是又一起去了厦门。
  其实,我是想说,在福州6天都睡在一块了,捆在一起有啥稀奇呢?官方的解释是:他是我的导师,作为学生只能乖乖地跟着他走,哪怕他对我动手动脚……
  不过,在福州时,V先生对双人床颇有微词,虽然我不曾对他进行骚扰。他呼噜呼噜睡得很香,而我是天天失眠。
  到厦门的时候,换他出钱当老板,他即订了个两张床的标准间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08-28 21:27:00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活着真累,老了真惨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那天摸回家里,天已黑。在城里稍作逗留,我当警察的哥们请我吃饭,喝了几杯,然后送我去××村。他借了一台朋友的车。
  所有家庭成员竟悉数在场。老太太跌了一跤,差点丢了性命。要不是表妹恰好碰见,恐怕已经一命呜呼矣。
  半年多不见的外婆,已经瘦得只剩一层皮,几次摔跤,牙也掉得没剩几颗。从牙缝里出来的话,已经是稀里糊涂。
  还没开学啊?
  边上的阿姨忙纠正说,已经工作了。
  又问:还得去学校吗?
  阿姨没好气地说,不必了。
  没多久,舅舅们相继走了。家庭大会得出的结论是,谁也不愿意受罪,干脆请一个保姆。
  他们想到了大姨妈,这个从小送与别人的苦命人。大姨妈很干脆,我过来探探就行。言下之意,她不想卷入这是非不分的漩涡。虽然,给她的“待遇”肯定比她辛辛苦苦种田卖菜要好。
  这些人像是已经做好了一切打算。他们一直等待着某个日子的到来。那个时候,所有人的道德负疚感和罪恶感,会无耻地一起被火化。或者,他们从来就是那么坦然,没有一丝羞耻。
  然后,他们现在这些有出息的儿孙们,一定会大摆酒席,请来乐队助兴,邀各方贵宾,以显家族之兴旺,子孙之孝顺。
  只是这老太太像野草一样,任风雨摧残,怎么就死不了。
  我今年84了。只有这一点,老太太最清醒,似乎她天天在掐算着日子。
  前些日子母亲去探她。正好某家在吃饭,一家大小都在为小孙子不吃鸡肉而着急。旁边的老太太目光茫然,没有人叫她吃饭。
  活着受罪,死了风光。盖棺定论,一切都会很完美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08-27 11:29:00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0) | Trackback(0)


假设——关于主题先行    -[打老鼠 ]

  我常疑惑,编辑该不该有太多的“假设”。(注意:不是该不该有)
  尤其是恶的假设。显而易见的是,编辑对于一个报道对象,对其经常是关于恶的假设:他是不是干过啥坏事?
  有,编辑便一定会欣喜若狂。
  如果没有,会很失望。
  所以有人认为,新闻记者是唯恐天下不乱。不无道理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08-24 00:43:00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1) | Trackback(0)


酸    -[无病呻吟 ]

  大半年没回过家。汽车经过浔江大桥的时候,远远望见家乡的轮廓。
  拨通家里电话,老母激动不已:“回来啦,能回来几天啊,我准备杀鸡呢。”
  我说,此行有公干,不是探亲假,只能找个晚上回去相聚。
  电话那端默然。
  姐短信过来,老母一晚心情郁闷呢,近在咫尺还不回家。又说,反正她很坚强。
  酸。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08-23 18:54:00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2) | Trackback(0)


年老    -[天天水煮鱼 ]

  出差前,编辑老人家说了句伤人的话:“你像个小孩。”
  我没敢说:“您……”

Posted by  at  2005-08-22 16:27:00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2) | Trackback(0)



Page共1页 1
落汤猫·受难记
Tags



the xml
Updated


Comments


Archives


Links